本赛季是马刺队扎根圣安东尼奥的第五十个年头。五十年来NBA风云变幻,坚持球队文化和稳定性始终是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标签,而展现这些特质的关键在于一代一代的马刺球员。除了乔治-格文、大卫-罗宾逊和蒂姆-邓肯这三位划时代的巨星,马刺也以培养和发现国际球员走在前头而闻名,这样的模式让他们成为了NBA历史上最成功的球队之一。在开始新赛季倒计时之际,我们将回顾银黑军团队史前五十大球星。每一天倒计时,我们都会推出一位50大。

作为八十年代最出色的得分手之一,他成为了格文最可靠的帮手,帮助马刺两次杀入西区决赛,2011年他因肺癌离开了人世。

屋子里很安静,墙上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声和妻子小声的抽泣缓缓地传到我的耳里,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。一动也不能动的我感到了阵阵的眩晕和心悸,胸口就像是被一排排无声的巨浪拍打着一样,既喘不过气也发不出声——我感到自己的时日已然不多了。渐渐地,我感到耳边寂静了下来,而往日的一幕幕画面却不断地闪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我站在老虎队的主场,满场的球迷都在高喊我的名字,这是我的大四赛季,凭借场均24.9分和8.9篮板的表现,我入选了全美最佳二阵容。在奥本大学的四年里,我场均得到20.4分和9.6篮板,并且每一年都入选了赛区的最佳阵容。在我离开学校的时候,留下了2133分和996篮板的数据,这在当时都是校史纪录,前者后来被“长枪手”查克-珀森打破,后者直到今天依然无人能及。

我坐在台下,听着台上念出的一个个名字,其中有状元米切尔-汤普森,日后大红大紫的拉里-伯德,叱咤八十年代的得分手雷吉-瑟乌斯。当第十五顺位的时候,我听到了自己和克利夫兰骑士的名字。这是一支不错的球队,两年前在比利-菲奇教练的率领下上演了“里奇菲尔德奇迹”打入了东区决赛,拥有未来的名人堂球员沃尔特-弗雷泽、功勋老臣奥斯丁-卡尔和正值巅峰的坎比-拉塞尔等一批好球员。我想自己会有一个好的开端。

在克利夫兰,因为膝盖重伤跌入谷底的卡尔凭借对于赛场的执着,重新杀回赛场;赢得过2次总冠军,7届全明星球员沃尔特-弗雷泽则表现出了对于时尚和生活的热爱;而正处于职业生涯巅峰的坎比-拉塞尔则入选了全明星阵容,他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这些前辈留给我的精神财富,让我在日后的比赛和生活中受益良多。然而由于大面积的伤病潮,我们还是错过了季后赛,坎比-拉塞尔独自扛着球队前行,得到了生涯最高的场均21.9分。身为新秀的我也得到了不少锻炼机会,场均得到10.7分和4.1篮板。

1981年的全明星赛在克利夫兰举行,我第一次入选了全明星。这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三年,在二年级时,我就成为了球队的绝对主力,场均得分突破了20+,而这一年我更是拿到了生涯最高的24.5分,排名联盟第八。然而,让我多少有些尴尬的是,在对阵超音速的比赛里,我32投只有5中,创下了NBA在30次以上出手中最低得分纪录。我承认自己并不擅长传球,但我不是独狼。作为一名得分手,在场上得分是球队付给我薪水的主要原因,我永远不会停止出手。

1980年,泰德-斯特皮恩买下了球队,他是我见过最白痴的老板,没有之一。他换掉了阿尔贝克教练,送走了坎比-拉塞尔,这还不算什么,他胡乱开合同,给奥蒂斯-伯德桑这样的球员送上超级顶薪,毫不在乎球队未来,送出了连续多年的选秀权——湖人能够在夺冠当年用状元签选中詹姆斯-沃西就得感谢这个傻瓜。81-82赛季,他更是变本加厉,单赛季更换了四名主教练,交易了23名球员。他掌权的三年里,球队连年成绩垫底,而且亏损了1500万美元!忍无可忍的联盟强迫他卖掉了球队,并且因此定下了《斯特皮恩条款》,禁止任何一支球队因交易而连续两年没有首轮选秀权(如果本队的连续两年首轮选秀权交易走了,但得到了其他球队至少一个两年内的首轮,也是被允许的)。

在81-82年赛季中期,我被交易到了圣安东尼奥马刺。在交易时骑士刚刚结束七连败,过去 16 场只赢了 1 场,我承认:我几乎失去对比赛的热情,而且严重超重。在克利夫兰的那段日子,那里的每个人都习惯了输球了,而马刺则是西部的顶级强队,更何况,那里有我所熟悉的阿尔贝克教练。为了得到我,马刺送出了第六人罗恩-布鲁尔和恶汉兄弟中最年轻的雷吉-约翰逊,我得向新队友和管理层证明,自己对得起这份重望。

1983年的3月,在主场迎战雄鹿的比赛里,乔治-格文狂砍50分,而刚到队没多久的我也拿到了45分,两人同时得到40+,这创造了马刺的队史纪录。球队经过三加时以171-166取胜,这也创造了当时NBA的单场得分记录。“米切尔得到来让这支球队成为完成体,”曾执教马刺多年的掘金主帅道格-莫说:“之前可以凭借限制冰人来击败这支球队,但现在这个人让他们如虎添翼。”我成为了球队的二号得分手(场均21分),同时还成为了球队的篮板王(场均7.9个)。不过格文还是我们的核心,这位三届得分王用50%的命中率场均轰下了32.3分,第四次摘下了得分王的桂冠。

除了拥有得分王格文,年轻的约翰尼-摩尔还以9.6次助攻拿下了当季的助攻王。你能相信吗?盖帽王居然也在我们队中,中锋史蒂夫-约翰逊以3.1次盖帽蝉联盖帽王。再加上剩下的恶汉兄弟们——马克-奥伯丁和达夫-科尔辛,兵强马壮的我们蝉联了中西区的冠军,挺进半决赛。尽管对面的超音速曾经在三年前夺得过总冠军,尽管战绩更好的他们拥有主场优势,尽管他们有一阵后卫古斯-威廉姆斯,还有两名全明星兼最佳防守阵容成员,杰克-西克马和朗尼-谢尔顿,但我们还是以4-1击败了他们。过程并不像大比分显示得那样轻松,四场中有三场是两分的险胜,整个系列赛他们甚至还比我们多赢了3分。格文和我都看砍下了场均20+,马刺第二次登上了分区决赛的舞台。

西区决赛面对强大的湖人我们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,然而0-4被横扫还是让我难以接受。整个系列赛就是湖人拉开,我们紧追,湖人再拉开的循环。尽管格文场均砍下30+,我也场均得到25.8分,但是我们总不能同时开火,不是他哑火就是我哑火.年轻的摩尔也无法应付诺姆-尼克松,他场均砍下了湖人最高的26.3分和8.0助攻,此外他们还有全能的“魔术师”约翰逊和全明星贾马尔-威尔克斯。但最关键的一点,剩下的恶汉兄弟们无法守住禁区和篮板,阻挡不了“天钩”贾巴尔和鲍勃-麦卡杜的内线.迎来大火车,队史最佳战绩

折戟西区决赛之后,球队交易来了市场上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中锋——阿蒂尔-吉尔摩。

这位绰号“大火车”的中锋尽管已经33岁了,却依然是全明星,而且是联盟命中率最高的球员。尽管我的场均得分三年来首次低于20分,格文的得分也“低至”26.2分,但是场均18分,12篮板和2.3盖帽,投篮命中率高达62.6%的吉尔摩让我们由双枪变为了三巨头。

球队取得了队史最佳战绩53-29,连续第三年获得了中西区的冠军,再次以西部第二的身份进入季后赛。

尽管半决赛的对手掘金拥有新科得分王亚历克斯-英格利什和另外两名得分高手奇奇-范德维奇,丹-伊赛尔,但显然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。

格文场均砍下28.2分告诉英格利什,他才是真正的得分王;摩尔更是砍下了27.2分和14.2助攻的惊人数据,他看来即将成为我们的第四个巨头;吉恩-班克斯也打出了生涯最精彩的一个系列赛,场均得到20分。

上述三位主力的发挥,让我和吉尔摩的不佳表现显得无足轻重,毕竟湖人才是我们在西部唯一的目标。而在常规赛中,我们对他们4胜1负,更利好的消息是他们的状元秀詹姆斯-沃西因伤缺阵,是时候去报上赛季的一箭之仇了。

这是一轮针尖对麦芒的系列赛,格文&魔术师约翰逊,吉尔摩&贾巴尔,摩尔&尼克松,班克斯&麦卡杜,我&威尔克斯,在替补席上湖人有防守专家迈克尔-库珀,而我们有三分王迈克-邓利维。

尽管我们已经竭尽全力,但想完全限制住贾巴尔、尼克松和威尔克斯这样的全明星球员几乎是不可能的,更何况他们身后有愈发成熟的“魔术师”约翰逊。

格文受到了威尔克斯和库珀这样优秀防守球员的合力围剿,这也让我得到了全队最高场的场均25.6分,吉尔摩得到了两队最高的场均13.5篮板,投篮命中率高达60%,摩尔则场均送出了15次助攻——我们已经做到了最好。

这一幕在之后的岁月里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:我们将比赛拖到了第六场的最后时刻,仅仅以100:101落后1分,摩尔将球传给了我,贾巴尔、魔术师和科特-兰比斯都向我扑了过来,我发誓,这样的机会让我再出手一百次,一千次,一万次,我也会命中的——然而,这一次球没有进。当吉尔摩拿到进攻篮板的时候,比赛结束了——我们又一次倒在了西部决赛。

年过三十的冰人和大火车不出意料地下滑了,年轻的摩尔也受到了伤病的困扰。但我还是不愿相信,连续两年打入西部决赛的我们会错过季后赛。

阿尔贝克教练在休赛期离队,接替者莫里斯-麦克洪继承了他的打法,但是球队依然很挣扎。他在打出11胜20负的战绩后,被解雇了,成为了当时最短命的马刺主教练。但我觉得责任并不在他,我对他说,“教练,我向你道歉。过去两年,我一直在用同样的方式打球,但这次却搞砸了。”麦克洪教练告诉我:“我知道,你尽力了。”总经理鲍勃-巴斯再次担任了救火的角色,也正是他当年将我从骑士交易来,但他也回天乏术,马刺队史上第一次无缘季后赛。

这个赛季里我场均得到22.2分,第一次超过了格文,成为了第一位在NBA赛季得分超过冰人的马刺球员。

然而我的内心没有任何的喜悦,这位四届得分王,十四届全明星,马刺的旗帜真的老了,他已经不能再用丝滑的挑篮来随心所欲地取分。在季后赛首轮不敌昔日的手下败将掘金之后,他离开了球队,一个辉煌的时代结束了。

在和格文合作的四年里,我们有三次同时拿到了20+,这一纪录仅次于他和拉里-肯农。15.迷茫的过渡时代,NBA生涯的终结

冰人的离开标志着球队进入了过渡时代,连续两年季后赛一轮游,我和吉尔摩依然在坚持,年轻的埃尔文-罗伯特森和约翰尼-摩尔成为了球队未来的希望。然而,摩尔陷入了一场罕见的传染病中,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也断送了这名前途无量的控卫。

而我则遭遇到了严重的膝伤,以及比膝伤更为严重的毒品危机,我还记得在我拿到大合同后,那些围绕在我身边的假朋友给我的第一瓶“可乐”,打开了通往毒瘾深渊的大门……

这让我错失了86-87赛季最后一个月的比赛,也让我的场均得分掉到了新秀赛季以来最低的12.7分。

感谢我的妻子戴安娜,她说服我拨通了电话主动向联盟求助,几分钟后,我就坐上了飞往科罗拉多一家专门机构的飞机。

,由于这次经历,联盟在后来的几年里经常让我作为亲历者,告诫后来的新秀们——名气和金钱所带来的突如其来的太多的诱惑,而战胜可卡因也是我一直最引以为豪的胜利。然而,经过这场战斗,尽管我重新回到了赛场,但经历过87-88赛季的尝试后,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。赛季结束,我离开了马刺也离开了NBA。16.征战欧洲赛场,告别毒品和酒精

离开NBA,我觉得自己需要换一个环境,欧洲是个不错的地方,我的第一站是意大利的布雷西亚,在布雷西亚的两个赛季,我的场均得分都超过了30分。我尝试重返NBA,但在90年的季后赛为马刺队出战了四场比赛之后,我意识到了自己已经不属于这个舞台了。于是,我回到欧洲,先后效力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和以色列的哈法马卡比。

队找到了归宿,我在那里效力了七年直到退役,将自己的所有经验传授给球队的年轻人以及我周围的所有人,他们称我为“教授”。我和这支球队经历了从崛起到降级,再重返顶级联赛,直至打进欧洲联赛。

后,我回到圣安东尼奥,开始寻找并帮助那些误入歧途的年轻人,为学校和惩教机构的孩子们提供支持,我也和格雷格-波波维奇、R.C.布福德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17.融入圣安东尼奥,时刻保持乐观和微笑

圣安东尼奥和这里的氛围无疑是我的救命稻草,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,需要一个社区和一个家庭的关怀,而在这里我两样都得到了。

当我在圣安东尼奥的街道上,在沃尔玛的超市里,在街角的商店遇上满心欢喜的球迷,我都会驻足和他们聊上一会,即便是最普通的便利店小哥,我也记得他们。我喜欢这样的相处,喜欢这座城市对待我的方式,我可以去到城市的任何地方,人们会认出我是迈克-米切尔,但他们并不一定把我看作明星,我也并不觉得自己比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,我觉得自己已经和圣安东尼奥这座城市融为了一体。

回顾我的NBA生涯,我在联盟效力了十年,是八十年代最出色的得分手之一,但似乎人们在讨论那个年代的NBA时,甚至谈到是马刺时,都很少提到我的名字。

这并不是一件让我非常难过的事情,因为在我的人生信条里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保持积极的态度。即便在2009年被诊断出了肺癌晚期,我也坚持这一点,时刻保持微笑,时不时地来场大笑,无论生活中经历了什么。

当这些一个接一个的片段在我脑海里全部闪过,我的听力越来越弱,最后屋子里的声响似乎全都隐去了,紧接着是身体的感觉,全身的疼痛慢慢消失,连一直以来费力的呼吸都似乎变得顺畅起来,仿佛像有什么东西被从我身体里剥离了出来,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上一绝……

在与肺癌奋战两年后,迈克-米切尔于2011年6月9日离开了人世。在10个赛季的NBA生涯中,米切尔场均得到19.8分,他为马刺效力了7个赛季,场均得到20.1分和5.6个篮板,总得分9799分,排名队史第七。

“没有多少人能够阻挡他得分,真的没多少。说到善于在底线出手投篮的人,那一定就是他了!”前队友,恶汉兄弟成员保罗-格里芬说,“性格方面,他是个好人,随遇而安,和每个人都相处得很好。真的是个好人。”

“他善于在高压之下出手得分。没有什么能够干扰到他,他有很高的出手和柔软的手感。”马刺前总经理兼教练鲍勃-巴斯说,“而且每个人都喜欢迈克。”

“迈克-米切尔是那种你喜欢指导的人,”斯坦-阿尔贝克教练说,“他总是心情很好,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。我会想念他的友谊和他的拥抱。”

“我们可以在面对高压时把球传给他,他可以在任何对手面前投篮。他在关键时刻表现出色,一直是我们可以依靠的人。”做过阿尔贝克的助手,之后又担任过马刺主教练的麦克洪说,“他热爱生活,看起来总是心情很好,很开心,似乎从来没有心情不好。斯坦教练也一样。”

“他是个好人,”格文说,“他有一颗宽广而又美丽的心。我会想念他的。想念他爽朗的笑声。”

“他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,”老队友吉尔摩说。“不管他有什么责任,他都会接受。无论挑战是什么,他都做好了准备。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很负责任,勇于承担责任,这当然让我们为他感到骄傲,也让我们尊重他打球的方式。”

“迈克尔爱他的家庭,这是最重要的,”吉尔摩补充说。“但他把所有的队友都当成了家人,他也这样对待我们,和他在一起绝对是一种享受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